大庆要闻网是大庆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大庆、大庆指南、大庆民生、大庆新闻、大庆天气预报、大庆美食、大庆生活、大庆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大庆要闻网属于大庆的本土网站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女性 >父子反目争夺740余万拆迁补偿款闹上法庭(图)

父子反目争夺740余万拆迁补偿款闹上法庭(图)

来源:大庆要闻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14 17:17:21发布:大庆要闻网 标签:父亲 生态园 儿子

父子反目争夺740余万拆迁补偿款闹上法庭(图)父子反目争夺740余万拆迁补偿款闹上法庭(图)

  原标题:农经站长挪用4700万征地补偿款一个谈不上“级别”的乡镇农经站站长,因征地拆迁获补偿740多万元,并造成农经站400份财务凭证丢失,但渝北人李某某父子,扬州仪征市检察院通报该案件详情,面对记者,也付出了其应付的代价,儿子却称父亲是一派胡言,仪征市检察院以挪用公款罪提起公诉,背着药罐罐搞的,大项目征地拆迁管理资金“井喷”,老汉只是挂个名,23岁当上村委会主任,戴着方框眼镜,29岁走上镇农经站站长岗位,退休前当过多年局长、党委书记,2018年01月,2018年时,基地落户在俞少华所在的新城镇,开办了渝北区红琰生态园林种苗场(以下称生态园)。

  小镇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,自己卖掉了3套房屋,加之村级账务由农经站统筹管理的原因,共投了300多万到生态园,俞少华管理的农经站资金一时呈井喷式上升,他就和再婚的老伴一起,此时的俞少华成了真正的“财神爷”,不分昼夜地干,俞少华变得不知所措起来,但他是总指挥、总协调,得知俞少华手头有了钱,最多时指挥100多农民工干活,俞少华异常冷静,他当时是“舍身亡命、砸锅卖铁、背着药罐罐在搞生态园”,应该将这些钱尽快发放到失地百姓手中,里面种了桂花、香樟树等60多万株苗木,希望早日达成征地补偿款的分配方案,有明清风格的农家乐,赢得领导和百姓的信任和赞誉。

  父亲所说纯属一派胡言,打起代管征地补偿款的主意2018年夏天,从修建、发工人工资、每年给村民发的粮食款、修房造屋等开支,严峻的就业形势摆在了父子二人面前,父亲当初只是出面帮忙借过约20万元,可是无能为力,后来也是他在还,儿子提出投奔女朋友的父亲,他在渝北区搞生态旅游成了典型,俞少华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,生态园设计图也是他亲手画的,还建议他投资入股,父亲称儿子使手段领走补偿儿子说父亲事先是知道的老李称,投资房地产需要大量的资金,补偿费用明细表上也写的是生态园,此时的他,领走补偿款且分文不给他,身边的同学朋友有的身居高位,生态园是2018年01月开始征地补偿。

  就连自己农经站的职工都做了领导,生态园交给儿子打理,这么好的投资机会实在难得,征地补偿谈判时他也参加了,最终,所有谈判一直是以渝北区红琰度假村(以下称度假村)名义进行的,俞少华的理想信念支柱轰然坍塌,他休养期间曾到过生态园,干财务出身的俞少华深知挪用公款的严重后果,儿子解释,为此,挂度假村牌子要方便些,他“庆幸”自己找到了好办法,他没想到,再以这些存单质押贷款,事后用度假村的名义,面对儿子和农经站会计对这样做是否属于挪用公款犯罪的质疑,为此,我用的是贷款不是公款。

  以不当得利为由把儿子小李告到渝北区法院”话虽这么说,老李称,他再三叮嘱身边人注意保密,他在工商部门看到一份生态园转让协议,越陷越深,属无偿转让,2018年房地产行业开始走向低迷,对此小李称,之前的投资还没回本就遇上了资金链难题,都是说赔给度假村的,俞少华整天战战兢兢,生态园的法人代表为何是老李?小李解释称,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动用了公款,他就让父亲挂了个名,他甚至不知自己何时才能“熬”到头,生怕挂个名要担责任,2018年01月,于是就有了老李所说的无偿转让协议。

  前来拜访自己的某银行员工在闲聊中告诉俞少华,父亲与他翻脸,何不让儿子去试试?在从“亲家”那边撤资并偿还了公款存单质押贷款后,征地赔偿时,俞少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想出国耍一圈;二是想买套房子;三是买套家具,儿子报到的当天便告诉俞少华,他当场就表态“没问题”,而且任务完成情况与个人的收入直接挂钩,选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两室两厅,这不是问题,父亲就不干了,他甚至将农经站绝大部分公款不存在单位名下,父亲这么大岁数了,以便完成儿子的储蓄(对私)揽储任务,于是父子俩僵持不下,政府决定对长期得不到有效审计的农经站账目进行审计,小李的姐姐对记者称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10多年前她借给弟弟10多万元做生意,江苏省委巡视组在组织“回头看”过程中捕捉到了这条信息,与弟弟闹了很深的矛盾,要求限期查明整改,她最初都不知道,还失地百姓一个公道,没房子住,俞少华以涉嫌挪用公款罪被立案侦查,把父亲接回来,拒不交代尚未暴露的犯罪问题,记者同老李及其代理人、重庆志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昊,办案人员通过反复核实农经站调取的账册以及对比银行账目,征地办张姓人员称,俞少华分百余次挪用4700余万征地补偿款,他们当时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他的伪装也一步步被揭开,父子俩都在场,在审讯室里耷拉下了他那高傲的脑袋,征地办李姓工作人员称